牛奶告罄日

🐬

阴阳师 携手共度 有没有
🙅🏿

“see nothing can stop love,leon.”

我觉得这样子的笑超级可爱!

诈尸哭

今晚破纪录了,爆肝写完了一项完全没有任何意义的语文抄写作业(抄试卷),要不是那位说要是谁不交作业就收拾谁,我一定不会完成的,以及,那位确实是说到做到的人。并为此放弃做物理剩下的两道大题,我还发现打算查答案的数学试卷没带回来。

Silver Tomb For The Kingfisher Jay Clifford

蹲着写字画图搜题 虽然写不出印刷体 但还是死马当活马医不愿放弃 没想到的是最后出来个这样子的东西 仔细想想觉得十分有纪念意义x

谁来救救我的数学……猫咪老师上课根本没讲过那些稀奇古怪的对数题!!!不单单是今天,每一天的数学作业做到后来都觉得自己今天好像没有上数学课。我崩溃了。

明天好好过个生日吧😭

来源见水印

>8.10
       
  每一天都是由许许多多个因为所以组成的。
  没有标准答案,自己觉得是什么就是什么,自己觉得有道理讲得通就行了。
  生活没那么复杂。

>8.9

  学校对我来说总是一个离开之后会突然觉得还不错的地方。以后可能也会遇到像这样子的地方、事情和人吧。
  我觉得自己从来不记仇,只是偶尔想起来的时候会觉得“啊这东西不太好”,大概就是一些情感会很快转变为不带感情色彩的印象罢了。

人得有个信仰。

>8.4

我家天天吵架,为争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就扯着喉咙大吼,嗓门一个比一个大。我今天真的很不开心。主要是我受到了很大的影响,毕竟他们基本上一直都这样。我发觉我总是被扯到里面去,在其他方面也一样,我都快不知道哪里是我的家了,父母很忙,我就被带到这带到那,要上课了再到这。我想一个人安静地写点东西,但是总是听到他们的大嗓门,早上睡觉都会被吵醒。当然他们并不是一直在争论,我只是对他们的大嗓门感到不满,还有对他们不肯松开我感到不满。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我根本不想被扯到那些无谓的争吵中,又或者说不让我听见他们巨大的声音会更好,我不管他们吵不吵或者吵些什么,我就是很自私地想要待在一个安静一点的地方让我...

>8.3

1.
刷完牙我拿了一盒纯牛奶钻进了床。我觉得我的这个昵称和真正的牛奶没有什么太大的联系,虽然上课期间每天都要喝一盒,但好像并没有成为习惯,比如刚开始放假的那几天我就会懒得拿奶,空了一个多星期没喝也没觉得有哪里不对,我甚至完全会忘记它,反倒是上课期间记得清清楚楚的“我今天在几点几分大厕了”在放假期间开始成为了我的困扰— —如果说上课期间有人问我“嘿你今天大了吗”,我估计能立刻回答并且附上准确时间以及详细的感受。如果你看到这里了请不要觉得这是我臆想出来的问题,我身边总是不缺问这种问题的人,甚至在食堂里我们也会围绕这个话题聊得火热,最终在其中一个人的“幡然醒悟”中强行停止了这个不雅的话...

i love dramione!

后知后觉地把碎碎念传错了地,复制黏贴往往没有转载来得有效👌

不喝奶的用户:

7.28


  不管用哪个帐号,都想写心灵鸡汤,并且批判那些有的没的。写到兴头上的话几乎要现场展示一个分身术,展开一场动手动脚的大辩论赛。



7.29


  我必须强迫自己每天除了一些生理需求外只能做三件事情:①写作业 ②Township ③把脑袋里那些有的没的都给写出来



8.2


  一想到去年这个时候的自己还能够优哉游哉地翻着日历想“啊还有一个月呢。”就感到十分的不公...

90 南太铉(South Club)

想一个人在客厅里跳着奇怪的舞,没有皮鞋穿,只好穿拖鞋在地砖上踢踢踏踏了。




《90》这张砖前三首90年代风味超足!
说起90年代的复古就想到Triple H,原来说要做复古风的时候就很期待了,不过到最后音乐上还是没怎么表达出复古的感觉有点可惜,嘛考虑到限定组合定位和乱七八糟的因素也算是能理解啦,但是歌都是挺好听的,这点要夸奖方块。不过舞台和妆容超赞呜呜呜,泫雅化雀斑妆再加上那几条Gucci的裙子太漂亮了。对了MV里的放纵感也做得很好,不知道哪里来那么大的争议,90年代本来就挺放纵的,疯狂年代的疯狂小年轻,真的让人想感叹一句啊年轻真好。
高音部分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是能让耳膜也兴奋的好歌(x
南太铉离开歪鸡自己做音乐更好,万一哪天遭到Teddy土嗨风的摧残就不好了哈哈哈,比起电子合成音还是地道的乐器演奏听起来更舒服!


"Awaken, My Love!" Childish Gambino

scream!

脑补大师的近况

1.今天终于有了一种想吐的感觉了,终于把某动漫的op听腻了,但是后遗症是脑子里循环到停不下来。

2.现在的小年轻哟,什么都要比个高低。果然还是躺着看云最舒服了。记得某同人里一笔带过的一个夏日祭主题叫【观云的夏天】,虽然这主题里讲的那两个主人公的恋情一点都不浪漫甚至还有点“麻烦”。这个形容很奇怪吧!嗯就是最近嘛开始接受鹿丸式人生了,只可惜我没他那么聪明的脑袋。我还奉行过奉太郎式人生,就是节能!当然我依旧没他那么聪明的脑袋和幸运的光环。

3.我真的觉得写二次元同人有趣得多!特别是打打杀杀的那种要用脑写的!我的意思是:光是写个大纲就要绞尽脑汁,越写越觉得【哇我的故事好酷迫不及待要开始写正文了】的那种...

说一个讲过很多遍的不好笑的笑话:同桌有一次问我是不是有个日本作家叫树上村树。我记得我大笑着回复她,不仅有树上村树,还有草上村树,花上村树和房顶上村树。

虽然话很多但是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有很多秘密的人。

吧刊贺图最喜欢的一张!每一个柱子看久了都觉得蜜汁欣慰。

虽然每次都强调自己是落入黑暗的人,实际上是特别干净的少年。性格上本来就是喜欢干净的人,目标从来不会多,一直都是简简单单的“唯一目标”。虽然总是很别扭,傲娇得不行,自以为厉害的嘴皮子功夫实际上和鸣人一样都是“白痴”水平,两个人碰到一起一言不合就动手。每当这个时候就觉得这家伙一直都是一个孩子。

我总是觉得,只要我一回头,那个还只会一个豪火球的那个一天到晚板着脸骂白痴的带着蓝白袖套(x)的少年还站在原来的地方呢。那个时候虽然还背负着仇恨,但总归一觉醒来后看见晨光熹微,心里还是有“呼地一下”被点亮的感觉,带上忍具出门时嗅到清晨的味道,看见花店大婶在门口换上新鲜的花束,看见忍校的学生背着书包边打哈欠边在路边的早餐店里买包子吃,看见还算熟悉的一乐拉面的大叔,和那个顶着金色刺猬头的家伙一样,伸出手“哟”了一下,算是打个招呼。虽然这景象比不上族里的伯父伯母们温馨的“小佐助早上好”,但终归还算得上有那么一点温暖。那个时候的他就像料峭初春里还未解冻的冰块,阳光能包裹他,即便内心不接受,但也说不上讨厌。

男孩子嘛,总归长得快些。我觉得,他的脚印比谁都要坚实。为了承担起那些必须承担的东西,也为了那些他暂且还不知道的期冀,他带着为数不多的行李就踏上他自己一个人的征途了。那一集我记得很清楚,就像那歌里面描述的一样,清冷的月光就像水银灯的光辉,将他衬托得豪迈又孤单。我这个局外人,就看着这个小少年那不宽大,甚至有些清瘦的背影,慢慢地变小再变小。大约就是从这里开始,好多的人,不管是戏里戏外,都在不远的未来里一直目送着他的背影。

虽然我这个世界的那句有名的“不必追”讲的是母亲和孩子间的关系,但是放到他那个世界,应该就是宇智波佐助对身后那群最初和最后的同伴们的关系了。

要我来说,“不必追,也勿念”才是宇智波佐助心里真正想对那群人想说的,虽然他肯定不会说得这么不带杀气。

后来的日子里,我想他一定没有好好睡过吃过,更别说认认真真过过生日了。我为他感到难过。

等到他一个人站在海边的礁石上无声地低头流泪,任凭凶猛的海水打湿衣服时,我想这股由难受悲伤后悔憎恨混合在一起的感情太沉重了,虽然天不会塌地不会裂,传说中的长城也不会倒,但是这让一个人用十几年的时间一砖一瓦搭建起来的堡垒垮了大半。

我一定没他难过。

那时候我也懒得去想太多事情,只是觉得饿,肚子里空落落又沉甸甸的,像是灌满了海水,还有点难受的感觉。

现在看看,再回头看看,才觉得时间过得真快,还是那一句话,那个只会豪火球的小少年,现在竟已变得那么强大了,嗯,各个方面都是。

过了17岁,他的人生虽算不上平坦,但比起从前,也算是安稳了。最让我觉得好笑的是,以前那个被美琴妈妈抱在怀里的小团子也有女儿了。这个大冰块死傲娇还倔得要死的面瘫脸,幸好不再像以前那样不解风情不懂得考虑人家小女生的感情了。在妻子诞辰那天,他明明还差一段路就要到木叶了,却还是让鹰叼去一张字条。妻子打开一看,上面是一个还算好看的字 — —

“寿”。

虽然对这位“妻子”我总是抱着【恨不得用双手双脚一起比一个超级大叉叉】的不友善(划重点)态度,但至少也算给了那个家伙一个家,至少有人会一直等他回家,在他对着空荡荡的宅子道一声“我回来了”,回应他的不再是寂寞的回音,而会有人从厨房里探出头来,笑眯眯地对他说一句,“欢迎回来”。











也不知道到底要给几岁的他说一句晚来的生日快乐(其实已经说过了啦!),果然还是对我的宇智波佐助说好了(///)








7.26 

 

  亦正亦邪。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大义,只要言之有理,没有谁能判断谁。真实一点没什么不好。暗处的英雄一样值得尊敬呀。

  

술버릇 (bad habit) G.Soul

像魂哥这样的歌手就应该一年365天全都马不停蹄地发歌,每一首都好听!

戴眼镜了。

If You Can Believe Your Eyes And Ears The Mamas & the Papas
All I Can Think About Is You Coldplay
© 牛奶告罄日 | Powered by LOFTER